top of page

日日有花




常常給問到的問題:

「工作雜事千百樣,卻又見你興趣特別多,你是如何安排時間的?」


也真的是從早到晚在忙,事情特別多,我卻像個「閑」人。會做飯、寫書法、跳舞、作花、泡茶、看書、做瑜伽⋯⋯或許是否閑跟心比較有關吧⋯⋯



生活的儀式感,就是為日常的小細節用心,是一些讓自已心安快樂的習慣,這跟做工作計劃同樣重要。我給自己定下的生活儀式是 「日日有花」。花自帶美好能量,作花是我的靜心時光。放鬆後,腦袋清晰了,工作靈感源源不絕。


嚮往大自然生活,習花多年,醉心東方花藝。對作花的理解,由草月流開始,以主枝構成三角型,以花枝葉形成留白,表現花材的自然美態,讓欣賞的人在空間中自由地感受,從恬靜簡樸意境中追求深刻的美,那重留白和意境的美,是我追隨的美學觀。

 



我的美學意識跟日本美學觀Wabi (佗) Sabi (寂) 貼近,學習花藝令我對日本美學感受更深,更重視事物的自然味道、互相間的和諧,懂得少即是多,以有限創造無限,欣賞瞬間、古樸、殘缺之美。記得在我的個人花陶展「美的尋覓」,就是以鮮花跟「以時光蘊釀的乾燥花材、枯木、破舊花器」創作靜雅秋色,呈現我喜歡的素樸靜美。


花的美好在於,一枝花已自帶美好的存在,你不一定要有插花枝巧,只須讓花成為日常,把作花看成單純自然的事,就可享受其中樂趣。一花一器,已可滋養生活。


任何器物也可以是花器,你想透過花傳達什麼?選能感動你的花和器,依個人性情、感覺,表現屬於你的花境。


作花沒有對錯,比起如何作花,那當下的狀態、心神更重要⋯⋯《 漣漪》美生活手帖中,起了一個專欄 《花 遊樂》。那不是分享方法論,而是遊走花草枝葉間的狀態。感悟到的每個人也不同,但那快樂是屬於所有人的⋯⋯


豐子愷先生說:「既然無處可逃!不如喜悅」


外在大世界紛亂煩雜,那就經營自己的小世界吧!找到你情趣的所在,溫柔地對待生活,生活會以快樂回應你! 



分享更多美生活


生活美學空間 Instagram : al_atelier_







尋覓美 分享美 連結美


《Ripple...漣漪》

香港第一本美生活手帖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